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石家庄明泰源医药商场有限公司 我走后门和偶像一起参加综艺,却被偶像嫌弃,黑红小花却在保护我

发布日期:2024-07-04 06:27    点击次数:155

一下车石家庄明泰源医药商场有限公司,我就看见一个极其熟悉的身影正拎着行李箱下车。

是顾妍!

妈妈呀!我看见我女神了!

我连行李箱都没来得及拎就往前跑,可还没跑到跟前,她就已经进了大院。

留给我一个曼妙的背影。

身后节目组跟上来:“程小凡,你的行李箱得自己拎!”

我连忙道歉,伸手接过行李箱。

然后老腰一闪——

完蛋,东西带多了,出发前都是家里保镖给我拎的。

现在我自己,根本拎不动。

这段路还是石子路,轮子也不管用。

正着急着呢,另一辆保姆车在我身后停下。

车门拉开,只见一艳丽美人弯腰从里面下来。

她把墨镜摘下来,侧头看了我一眼。

我差点被亮瞎狗眼。

不得不说,齐玏虽然名声差,但人是真的美啊!

这张脸简直就是艺术品!

她拎着自己的小行李箱走到我旁边,顿了顿。

“拎不动?”

我点头。

“拿着。”她把自己的行李箱扔给我,然后伸手接过了我的箱子。

我吓了一跳:“我的很重。”

齐玏面无表情地掂了掂:“还行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这个齐玏,怎么跟我印象中的黑红花瓶不太一样?

我们一起进入院子的时候,顾妍已经跟那些常驻嘉宾寒暄过了。

新晋小生曾时很热情地迎上来接过了我跟齐玏的箱子。

我跟在齐玏身后对着一群前辈问好。

临到顾妍,我心里一阵激动。

有些局促地抬手:“顾妍姐你好,我是程小凡。”

她朝我温柔一笑,伸手握住了我的手。

“程同学你好。”

啊啊啊啊啊,她好美,好温柔!

身后的齐玏冷笑一声,挤开我们朝屋子里走去。

我看了旁边的摄像机一眼,心中暗叹:

真不愧是齐玏,这么多摄像机拍着,她连装也不装一下。

顾妍拍了拍我的手:“别在意,小齐可能是太累了。”

我心里一股暖流。

还是我女神善解人意!

主持人贺章走过来:“待会我们正好要去地里掰玉米,你们要不要一起去?”

顾妍笑道:“听起来很有意思,我跟你们一起去。”

女神去,那我当然也要去!

我立马举手:“我也去!”

贺章指着左边的一间房:“那你们去那里换个衣服吧,待会去田里方便些。”

“好。”

我跟顾妍并肩朝那边走去。

一路上,我有些兴奋。

“顾妍姐,我是你的粉丝!我可喜欢你了!”

顾妍有些不好意思:“谢谢。”

“你拍的电视剧电影我都看过!你演技真好!”

“还有还有……”

说话间,我们推开门走进了屋子里。

摄像老师没跟进来,屋子里也没有摄像头。

顾妍嘴角的笑容瞬间消失了。

她侧头看了我一眼。

眼神有点冷:“你很吵。”

我僵在原地,下意识道歉:“对不起。”

她没再理我,转身就去卫生间换衣服了。

“呵。”

一声嗤笑在角落响起。

我这才注意到睡在床上的齐玏。

她脸上盖着衣服,但我知道她没睡觉。

“齐玏姐,你怎么在这?”

她拉下衣服看了我一眼:“晕车,在这歇会儿。”

我走到她面前:“齐玏姐,我们待会儿要去玉米地,你去不去?”

“不去,太累了。”

我看着她没再说话了。

怪不得营销号老是说她耍大牌,她确实……挺娇气的。

但娇气得又不那么让人讨厌。

正说着话呢,顾妍换好衣服出来了。

她也没看我们,直接就要出去。

“顾妍姐!”我喊住了她,“那个,我喜欢了你好多年了,今天看到你很高兴。”

我小心询问:“我能不能跟你拥抱一下啊?”

顾妍斜斜地看了我一眼。

“不可以。”

我正要上前一步的动作停住了,有些诧异地看着她:“顾妍姐……”

她走到我面前,上下将我打量个遍。

那目光,称不上礼貌。

“我嫌脏。”

“哪里来的关系户,也不知道爬了多少老男人的床,恶心。”

她这话犹如惊雷一般在我耳边炸开。

我不敢相信这种话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,整个人僵直在原地。

顾妍一步步逼近我:“怎么?戳到你痛处了?”

“我奉劝你一句,别来蹭我热度,你一个新人要是真惹上我,我一句话就能把你封杀了,你信不信?”

我被逼到最后,一屁股坐在了床上。

我……塌房了?

塌房了!

我爸说的居然是真的!

我喜欢了这么多年的,只是她塑造出来的人设而已!

我整个人被冲击得体无完肤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我想象不到,我喜欢了七八年的偶像,居然是这样刻薄的一个人?

顾妍扯了扯嘴角,转身要走。

“等等。”

齐玏猝不及防出声,把她吓了一跳。

顾妍跟我一样根本没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。

她看清楚是齐玏后,眉头皱了皱:“做什么?”

齐玏慢悠悠翻身坐了起来。

她走到顾妍跟前,就这么跟她对视着。

齐玏是模特转型,身材优越,站在顾妍面前还比她高了半个头。

气势上完胜。

“你好歹也是前辈,人家小姑娘年纪不大,你就这么造人家黄谣,不应该吧?”

顾妍冷哼:“关你什么事?你自己名声都臭得要死,还有空管别人闲事?”

眼看着她们就要吵起来,我连忙回神,站起来要去把她们拉开。

可齐玏反手把我拉到身后。

微微侧头。

绝美的侧脸逆着光:“哪里来的傻白甜,站姐身后,姐帮你骂人,反正姐生来就在废墟。”

我怔愣地看着她。

心脏狂跳。

妈妈呀!我找到新老婆了!

齐玏看向顾妍:“给她道歉。”

顾妍:“凭什么?”

齐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,随意道:“不道歉也没关系,反正我刚刚不小心录了音,正好卖给狗仔换点钱。”

顾妍脸色一变:“你敢!”

齐玏靠在墙上,动作慵懒,有种特别的美感。

她笑了:“我有什么不敢的,我名声这么差,已经无所畏惧了。”

“我不像某人,只靠着人设活着。”

顾妍看着她,又看了看我,脸色很不好看。

僵持了几十秒后,她嘴角扯出一抹笑:

“对不起啊,程同学。”

“刚刚是我说错话了,希望你不要在意。”

主打一个能屈能伸。

说完后,她冷哼一声,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我缓了一会儿,慢吞吞走到齐玏面前:

“谢谢你啊。”

齐玏无所谓道:“没事。”

我看着她的手机:“那个录音你打算怎么办?”

齐玏失笑:“哪有录音,我骗她的。”

“啊?”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。

她却笑得得意,伸手在我脑袋上拍了拍。

“你还真是个傻白甜。”

原本不打算去玉米地的齐玏突然又决定过去了。

在去玉米地之前,我避开摄像机给我爸打了一个电话。

“喂,爸,你之前投资的那部电影,女主角定了吗?”

老爸:“还没呢,你不是跟我强烈推荐那个顾妍吗?我正准备让人去接触一下呢。”

“先别接触了。”我抿了抿嘴,“我突然觉得,她好像不太适合了。”

老爸正要继续追问下去,我就听见节目组在喊我。

老爸也听见了。

“那你先去吧,那个电影是你要投资的,决定权在你,等你回来再说。”

“好。”

我挂断电话,不动声色地融入到队伍里。

顾妍被人围在中间,脸上的笑容大方得体,表面功夫做得很好。

我曾经自信地以为我很了解她。

可现在,我的自信心被粉碎了。

“这么关注她。”齐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旁边。

她看着前面,语气随意:“你喜欢她啊?”

反正之前在房间里都被她看到了,我也破罐子破摔了:

“以前喜欢。”

齐玏轻嗤:“眼光真差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她加快步伐,越过我走到前面去了,一过去摄像机就齐齐对准了她。

她这张脸很会抓镜头。

顾妍的脸色变了变,但很快调整过来。

我却看得清楚,她现在应该是生气了。

因为被齐玏抢了镜头。

……

到达玉米地,贺章教我们怎么掰玉米,然后就指着后面的一片地:“这边一块都是我们的,今天得掰完,我们分个组吧。”

他朝我眨了眨眼睛:“听说小凡是顾妍的忠实粉丝啊,那我可得给你这个机会,这样吧,你跟着顾妍去左边那块地?”

我愣了一下,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。

顾妍却笑了:“好啊,我跟小凡特别投缘,可聊得来了。”

说罢,她很热络地走过来拉着我的手:“走吧。”

像个温柔知性的大姐姐。

此时的她跟之前房间里的简直判若两人。

结果刚一转身,我就看见她背对着摄像机冲着贺章翻了个大大的白眼。

嘴里还骂了一句国粹:

“老娘刚做的美甲你让我给你掰玉米?”

她拉我的手腕,力气不小,把我捏得有点疼。

路上,摄像老师离我们有一段距离。

她声音很低:“我警告过你别来蹭我热度。”

我挣脱开她的手,冷声道:“这么装不累吗?”

她有些诧异地看了我一眼。

随即冷笑:“哪有你装,还说什么是我的忠实粉丝,听着就恶心。”

我被她气得手都在抖。

她这是把我好几年的真心都扔在地上狠狠踩碎了。

我现在开始怀疑。

难不成我的眼光真这么差吗?

5

顾妍装模作样掰了几个玉米之后就直接东瞅瞅西看看。

我没再看她,只一门心思掰着玉米。

旁边却突然传来一声惊呼。

只见顾妍躺在地上……姿势优雅。

“怎么了这是?”常驻嘉宾们和齐玏听见动静都围了过来。

制作组也紧张起来。

顾妍皱着眉:“我头有点晕,可能是低血糖。”

大家伙儿又手忙脚乱把她扶起来:“怎么会低血糖呢?”

顾妍声音轻飘飘的:“拍前一部戏的时候为了控制体重……哎,没什么事,你们不用担心我。”

“那怎么行,快回去歇着吧。”

贺章和那个新晋小生曾时扶着顾妍就要离开。

顾妍走了几步后,有些歉意地转头看着我:“小凡对不起啊,这些玉米得你自己一个人掰了。”

那表情,怎么看怎么虚伪。

我扯了扯嘴角:“没事。”

她被众人簇拥着离开。

他们一走,制作组的人也直接少了一大半。

没过多久,那位上了年纪的资深演员也走了。

我坐在田埂上,仰头看天。

顺便思考人生。

思考到最后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——

老娘回家后一定要写个长文控诉顾妍!

祭奠我逝去的青春!

塌了房的粉丝是要回踩的!

啊啊啊啊啊!

在心里发完疯,我从地上爬起来准备把活干完。

一转头,却没想到身后站了一个人。

我吓了一跳,下意识就要往后退。

可后面是道坎,这摔下去可不得了!

待我反应过来,身子已经失去了重心。

眼看着就要往下倒时,齐玏伸手揽住了我的腰。

她一使劲,将我整个人拽了回来。

我惊魂未定站在原地。

她却笑了:“你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?”

我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:“你没事站人身后吓唬人干嘛?”

她撇了撇嘴,双手举了一下,作投降状:“我的错。”

“走吧,回去了。”

我指着玉米地:“我玉米还没掰完呢。”

奇玏好笑地看了我一眼:“你还真当节目组在这种田呢?”

“走吧,傻白甜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一旁的摄像大哥怕是早就在等这句话了。

二话不说扛着摄像机就走了。

我只好赶紧跟了上去。

我问齐玏:“那顾妍演这一出为了什么?”

我原本以为她是想偷懒。

齐玏“啧”了一声:“为了抢镜头呗。”

6

到了晚上,我们围在桌子上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饭。

一群摄像围着,怎么着表面功夫也得做好。

吃完饭后,我们三个女嘉宾回到了客房。

这是个大通铺。

我们三个人睡觉绰绰有余。

齐玏睡在最左边,顾妍睡右边,我睡中间。

我这一天心力交瘁,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刚洗完澡的顾妍出来了。

此时当即摄像已经关了,她也不装了,直接用脚踢了踢我:

“让开。”

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:“干什么?”

她直接把我被子一掀,把我连人带被子推到一边。

那边是齐玏的地方,我这么一滚直接滚到她怀里去了。

好闻的茉莉香在我鼻尖萦绕,我人都懵了。

齐玏似乎也被吵醒了,撑着胳膊坐了起来。

“顾妍你有病吧?”

带着股火气。

我心里一惊,正要悄悄从她身前溜走,她却伸手一捞,把我又捞了回去。

“没说你,好好待着。”

待在哪?她怀里吗?

我根本不敢动啊!

顾妍没理我们,冲着门外喊了一声:“进来。”

没一会儿就进来了好几个助理,抱着质地柔软的蚕丝被来给她铺床。

还有人给她点熏香,抹精油。

我:“……”

我错了。

齐玏一点也不娇气。

这他妈才是娇气吧!

7

等她折腾完已经快半夜了,那些助理离开后,她一个人占据了大半个床铺,四仰八叉地睡着。

齐玏下一秒就要爬起来:“我非得让她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!”

我连忙拉住她的胳膊:“等一下。”

“算了算了,别管她了。”

其实我是担心齐玏把她惹火了,回头又有一大堆营销号来黑她。

她这些年的坏名声怕是都是这么来的。

齐玏低头看了我一眼,又躺下了。

“你就睡这边吧,我不嫌挤。”

我小声道谢,她却翻身一把将我抱着,下巴搭在我的脑袋上,声音餍足:“你好香好软啊,像个娃娃。”

我瞬间面红耳赤,没敢说话。

她……她好没边界感!

“喂,你别喜欢顾妍了。”

她突然来了一句。

我轻声道:“已经不喜欢了。”

她笑了:“那就行,那你试着喜欢我吧?”

我没听明白她的意思。

她是让我当她粉丝?

她也不缺粉丝吧?

齐玏下巴在我脑袋上蹭了蹭,似乎在催促:“嗯?”

我有些别扭:“也……也行。”

她却好像很高兴:“睡觉了。”

8

在这里度过的三天两夜真的是相当煎熬。

每天看着顾妍表面上跟大家其乐融融,背地里又是骂这个丑,骂那个话多,嘲讽工作人员一辈子穷命……

在这三天里,我的房已经塌成废墟了。

倒是齐玏,她的形象在我心里也彻底颠覆了。

我曾看到她在月光下逗猫,在田间吹风,她会为了旁人仗义执言,也不会因为自己便利而给别人添麻烦。

很直爽率真的酷女孩。

只能说,营销号的话是真不能信。

录制时间一结束,我们跟那些常驻嘉宾互相告别后就拎着行李箱准备离开了。

跟来时一样,齐玏拎着我的行李箱把我送上了车。

“谢谢。”

她没走,手臂撑在车门上:“光口头谢啊?”

我看着她,眨了眨眼睛:“要不,我请你吃饭?”

她努力下压着上扬的嘴角:“不用。”

“留个电话吧?”

她把手机递到我面前,明明是不容拒绝的姿态。

我觉得好笑,伸手接过她的手机,输入了我的手机号码。

“微信同号。”

她把墨镜一戴:“好嘞,回去就加。”

看着她恣意的背影,我有些微微晃神。

在村头,我从摄制组的车上下来,被家里的保镖接走了。

“大小姐,现在去哪?”

“去公司。”

来参加这个综艺的时候我还跟我爸签订了对赌协议。

如果娱乐圈真像我想的这么简单,他就不再管我,任由我去逐梦娱乐圈。

反之,我就要回公司,接手公司相关事务。

现在看来,他赢了。

<section></section>

……

综艺的事很快被我抛诸脑后,这段时间我的行程塞得满满当当。

充当秘书陪着我爸到处出差,学习管理公司,学习人情世故,脑袋严重超负荷。

可这天我刚回到酒店歇下来,齐玏就发来了信息。

【你怎么样?】

有些莫名其妙。

我老实回道:【挺好的啊。】

对面沉默了一会儿,才又回了一句:【那就好。】

我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。

越看她的话越觉得不对劲。

正纠结中,就看见助理给我发了好几条消息:【小凡姐,你上热搜了!】

9

打开微博一看,我大名在榜一挂着呢。

#程小凡关系户#

#程小凡对顾妍冷脸#

最离谱的是这一条——

#程小凡资本家的丑孩子#

丑孩子?

我?

我气得要死。

从小打大我走哪都被夸是美女,在娱乐圈里虽然不算特别亮眼,可也称不上丑吧!

之前录制的《好客的朋友们》播出了。

这个节目剪辑得很有心机,把我从头到尾塑造成了一个想蹭热度没蹭上,反而对顾妍怨恨上的关系户新人。

我眼睛进虫子了,眨眼睛被说对前辈翻白眼。

吃饭塞牙,却被说成对工作人员不耐烦耍大牌。

就连齐玏帮我拎行李箱也被人截出来,说我仗势欺人。

而顾妍的个人采访里,主持人问起我,她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。

“小凡啊,她挺……挺好的,很有个性哈哈哈,不过她应该能在娱乐圈走得挺好,毕竟年轻嘛。”

底下清一色全是控评的。

【我的天,连顾妍都要看她脸色吗?】

【她到底是哪里来的关系户?】

【小道消息,听说她是某资本大佬的三儿……】

【爬床的啊,怪不得。】

【我去,真的假的?】

我:“……”

营销号真的很可怕。

这么多营销号同时黑我,我不信背后没人在推波助澜。

眼下我已经不准备进娱乐圈了,所以网友怎么看我,我根本不在意。

网友们一边骂我一边开始扒我的个人信息。

可我爸把我保护得太好,从小到大的照片没传出去一张。

结果不仅什么作品没搜到,甚至整个娱乐圈都查无此人。

有星辰娱乐的工作人员透露,我这个星辰娱乐艺人的名头甚至是在一个月前才有的。

正因为如此,网友们对我好奇度水涨船高。

助理问我要不要撤热搜,我拒绝了。

撤它干嘛?

多好的流量。

就让她多蹦跶一会儿呗。

正好给我投资的新电影《贺兰》预热了。

等舆论发酵的时间里,我一直在刷微博。

刷着刷着,一个新词条突然蹿了出来。

#齐玏怼人#

我额角一抽,点了进去。

首页截图就是我那个资本家丑孩子的词条中热度最高的评论下,齐玏用大号评论了一句:

【某人的下颌线整得都能割喉了。】

某人是谁不言而喻。

毕竟顾妍一直有在营销她的精致下颌线。

我算是知道齐玏这么多的黑粉哪来的了。

这姐太勇了。

顾妍的粉丝们纷纷下场撕她。

可她却再没回过一句。

反而点赞了顾妍黑粉的一个微博:【丑人多作怪。】

配图是顾妍翻白眼表情包。

把人气得够呛。

别人去她微博质问,她轻描淡写一句:【骚凹瑞~手滑。】

有的网友反应过来。

【齐玏这是跟顾妍彻底开撕了吗?】

【齐玏美丽的精神状态干什么我都不觉得奇怪。】

【我总感觉,齐玏好像在维护那个新人啊。】

【我也是!】

我看着那些评论,突然就想起了齐玏。

她似乎在朝我说:“别害怕,姐帮你出气。”

笑得明媚又张扬。

10

我把我爸给我的创业资金全投进了一部大女主电影《贺兰》里。

知名导演,首席制作团队,口碑编剧全被我找来了。

王牌队伍凑在一起,可以说是谁演谁火。

之前在录制综艺时跟我爸打完电话后,这部戏的选角就暂停了。

女主角迟迟未定。

这次我让选角导演重新开始选角。

选角过程,我亲自参与,毕竟我可是这部剧最大的投资方。

不出一个礼拜,各个娱乐公司陆陆续续都把自家演员的简历递过来了。

不出意外,也有顾妍的。

她在电视剧有些成就,眼下正想要转型,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她怎么可能错过。

我把她的简历递给助理:

“通知华染娱乐,让顾妍过来试镜。”

“好。”她怀里还抱着一堆简历,我很眼尖地看到了熟悉的证件照。

“等一下,这个……”我把齐玏的简历抽了出来,“这些是怎么回事?”

助理回道:“这些都是王导筛下来的。”

我看了一眼齐玏的简历,她争取的是这部电影的女三号,一个花魁角色。

别的不说,她这外形条件就很适合。

“她为什么被刷?”

助理想了想:“王导说她黑料太多,看着容易塌。”

我觉得好笑,伸手把简历递了过去。

“跟王导说一声让她来试镜吧,我觉得挺合适的。”

助理看了我一眼,点头:“好的。”

加上顾妍和齐玏,一共挑选了一百多名女演员过来试镜。

地点就设置在星辰娱乐公司顶楼。

演员们一进大楼,随行的助理和经纪人就被拦在了一楼。

演员们被隔离在试镜大厅外面。

工作人员正在布置现场。

“小程总,直播镜头对着这边行吗?”

我点了点头:“可以。”

试镜的演员们都不知道,接下来的试镜可不是封闭进行的,相反,是全开放的。

她们的表现会同步到微博直播间。

观众打分,全民参与,最后的选角会结合观众打分结果一起决定。

而隔壁的房间,也是直播现场之一,而且整个房间已经被提前安装了信号屏蔽器,演员们对于这场直播一无所知。

这场直播刚开始并没有多少人看见,直到有人发现了熟悉的面孔。

【顾冉,方圆,季青青……我去,居然还有齐玏,这到底是个什么直播间?】

【我们也能参与《贺兰》的选角了?卧槽!刺激!】

【啊啊啊啊啊,我看到顾妍了!老婆老婆!】

【顾妍就是天选贺兰啊!这还用选?】

【先给我顾妍老婆投一票!】

直播刚一开始,底下的投票通道中,顾妍的票数就开始直线上涨。

她的人气确实很旺。

屏幕中,演员们正在等待试戏,有在读剧本的,有在练声的,还有在酝酿感情的。

齐玏靠在墙边,正在睡觉。

网友又说起来了:“也不知道她来干嘛,花瓶一个。”

“她这态度能选上才怪。”

“哎?你们快看顾妍!她在干嘛?”

只见屏幕左上角,顾妍站了起来,地上洒落了半瓶水。

她面前站了个女生,正在跟她道歉:“对不起顾妍老师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她一边说一边拿出纸巾去擦顾妍的裙子。

有看到的网友解释:【刚刚这个女生不小心把水洒在顾妍裙子上了,她吓坏了。】

立马有顾妍的粉丝解围:【妍妍脾气很好的,不会怪她的,她太大惊小怪了。】

【搞得好像我们妍妍多吓人一样。】

【大家都知道顾妍最亲和了。】

她们这句话刚发出来,立马就被狠狠打脸了。

只见直播中,顾妍气急败坏地一把推开那女生。

骂了一句:“蠢货!我这可是限量版!”

女生快吓哭了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可以赔。”

“赔?你拿什么赔?就你这种糊咖一辈子也买不起。”

顾妍把瓶子捡起来,把剩下的水全洒在了她身上。

然后甩开她的手,踩着高跟鞋去了卫生间。

直播弹幕都疯了。

【这是顾妍??我去……】

【这是能放出来的吗,她们不知道正在直播吗?】

【好像还真不知道。】

【顾妍的粉丝怎么不说话了?】

【疯了吧,她素质这么差?】

【这不就是欺负新人吗?】

【别乱说,妍妍可能只是心情不好而已,再说了,还不是那个人先挑的事?】

【就是,你们就是见不得妍妍好。】

【对面那个女生是何佳吗?我看过她演的网剧,演技挺好的。】

【是何佳,她太惨了,果然人糊被人欺啊。】

路人跟顾妍粉丝很快吵起来了。

角落里的齐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了。

她走到何佳身边,递给她一件外套。

“先穿着吧。”

何佳上身是件白色T 恤,被水一淋就变得半透明,有些尴尬。

她犹豫地接过那外套:“谢谢。”

齐玏拍了拍她的肩:“别当回事,她就是个疯婆子,你好好准备试镜。”

何佳眼里泛着泪光:“嗯嗯。”

直播间弹幕停了几秒,然后数量陡然增多。

【这是齐玏?】

【是她。】

【该死,我有点喜欢她了。】

【我也是。】

【齐玏有病吧,凭什么这么说我家妍妍?】

【你家妍妍刚刚可不就是疯婆子吗?齐玏也没说错啊。】

看着直播间的人越来越多,我勾了勾唇。

“时间差不多了,准备开始吧。”

12

试镜很快开始,先进行的是女三的试镜。

工作人员去隔壁挨个叫演员。

齐玏排在中间,那个何佳壮着胆子去跟她搭话:“齐老师,你很困吗?”

齐玏拍了拍脸:“还行,昨晚看了一晚上剧本,困劲已经过了。”

很快就轮到她了。

何佳动作很小地给她打气:“齐老师加油。”

齐玏笑了,伸手拍了拍她:“你也是。”

我看着直播,嘴唇微抿。

齐玏,好像对所有人都很好。

哦,除了顾妍。

她的自来熟貌似并不仅仅只是针对我而言。

得到这个结论的时候,我觉得心里有点堵。

真是奇怪。

……

我没有坐在评委席上,而是站在幕后看着。

齐玏进来的时候,整个试镜大厅都像是亮了一瞬。

王导没什么表情,只简单问了几句后,就示意她可以开始表演了。

这段戏是卧底花魁为了得到情报,勾引敌方太子的戏。

难度不小。

齐玏拉了把椅子放在台中央充当太子,身子一歪便斜斜地靠了上去。

柔若无骨。

额间的碎发搭在侧脸,举手投足间都在勾引。

她说的台词字字清晰,却又充满了一股媚气。

表情浑然天成,仿佛她就是从书里走出来的花魁娘子。

我看得面红耳赤,握着手机,浑身僵直。

只觉得我仿佛成了那椅子……

在我没注意到的地方,直播间弹幕已经炸开了锅。

【卧槽……我妈问我为什么流鼻血。】

【妈妈,我被女孩子勾引了!】

【齐玏就是天选花魁吧……我要投她一票!】

【太绝了,太绝了!】

【齐玏演技挺好哎,她要是能管住那张嘴,肯定早红了。】

……

齐玏的票数迅速飙升,很快就占据了女三号选角榜榜一。

等我回神的时候,她的表演已经结束了。

王导的态度好了很多,脸上甚至带了笑:“辛苦了,回去等消息吧。”

齐玏走后,我从幕后走了出来。

王导看到我,感叹道:“你眼光不错,她是个好苗子。”

听了这话,我只觉得有点稀奇。

不久之前我还被人说过眼光差呢。

13

女一号的选角被留到了最后。

眼看着等待室的人越来越少,顾妍终于忍不住摔了杯子:“负责人呢!给我出来!”

“知道我时间多宝贵吗?居然敢这么晾着我?”

有工作人员过来安抚她:“顾妍老师您先别急,您看这么多人都还在等呢。”

顾妍声音很大,表情有些凶:“我跟她们能一样吗?她们一群糊咖的时间能值几个钱?”

周围众人被她无差别攻击了,顿时脸色都不好看,敢怒不敢言。

她们的粉丝却不乐意了。

【我女鹅居然被骂了,顾妍有病吧。】

【不是说她私底下人很好吗,对不起,我一点都看不出来。】

【我老婆是潜力股,她演技很好的!顾妍疯婆子不许说她!】

【糊咖难道不是实话吗,我们妍妍是真性情。】

【就是,糊还不让人说了。】

顾妍气得直接把包砸在了工作人员身上,尖锐的装饰在工作人员脸上划出了一道印子。

她却仿佛没看见:“你看看你们什么态度,这房间连个信号都没有,快点叫你们负责人过来给我道歉!”

我看着直播,抬手给那边的工作人员打了个电话。

那边听完后,顿时如释重负。

她对顾妍道:“顾老师,您稍等,负责人待会就到。”

她传完话后就出去了,还示意剩下的演员都一起走了。

见时间差不多了,我推开门隔壁的门走了进去。

顾妍愣了一下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“你也来试戏?”

直播间的弹幕也认出了我。

【这不是那个程小凡吗?】

【哦哦哦,那个资本家的丑孩子,可现在看,也不丑啊。】

我看着顾妍笑了笑:“不行吗?我是来……”

她站起来,有些挑衅地看着我,打断了我:“怎么?这是又爬了多少老男人的床换来的机会?”

“别痴心妄想了,这个角色肯定是我的。”

“你要是还执迷不悟跟我争,我不介意再让你经历一场网暴。”

我装作被吓到后退一步:“我的天哦,吓死我了。”

“顾妍老师手底下营销号这么多,我哪敢跟您对着干啊?”

她脸色变了变:“少给我阴阳怪气!”

弹幕惊呆了。

【顾妍这是在威胁她?】

【我怎么感觉顾妍的情绪这么不稳定啊。】

【之前的那些营销号都是顾妍示意的吗?】

【要是程小凡没有干那些事,那顾妍就是在造黄谣,引导人网暴啊。】

【再观望一下……】

只可惜我们没有说多久就有工作人员过来敲门了。

“顾妍老师,该您试戏了。”

顾妍冷哼一声从我身边走过。

出去的时候我还听见她在骂人:“负责人呢?怎么不敢露面?等我试完戏再说!”

我这个负责人被她晾在后面。

真可惜,我刚刚真的准备跟她道歉的。

她不给我这个机会啊。

14

顾妍试完戏后,王导很毒辣地给出了评价。

说她表演痕迹过重,没有真正领会角色。

顾妍脸色一僵,礼貌微笑道:“我会再努力研读一下剧本的。”

王导也累了:“那你就先回去吧,等通知就行。”

顾妍点点头,转身从正门出去了。

摄像机一直追随着她。

网友看得清清楚楚。

【她刚刚……翻了个白眼?】

【确实翻了……】

【这场直播看下来,我对顾妍脱粉了。】

【难以想象顾妍看到这个直播会怎么发疯……】

……

别说网友了,就连我都没想到她会那么淡定地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她再次露面的时候,是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。

屏幕上的她面容憔悴,显得楚楚可怜。

“我要对我之前的行为道歉……”

我一边看着视频,一边伸手接了一杯咖啡。

坐在沙发上,我忍不住感慨:“真是没想到,我还以为她会发疯呢。”

“原本是要发疯的。”我爸从外面回来,看到我忍不住瞪了我一眼,“你啊,真是胡闹!”

我耸了耸肩:“谁让她先造我黄谣的。”

“这件事是你压下去的吗?”

老爸叹气:“要不然呢?这点小事还得我给你收尾。”

我殷勤地站起身给我爸捶捶肩膀:“谢谢蒋总。”

老爸抬头看了我一眼:“别得意,她应该还要作妖的。”

……

老爸一语成谶。

顾妍果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

她刚道歉的第二天,一张照片就在网上疯传开了。

那是一张我跟我爸一齐从车上下来的照片。

我当时没站稳,我爸扶了我一把,那个照片拍摄的角度很刁钻,乍一看就像是我爸的手搭在我腰上一样。

用脚后跟也能想出来这是谁传出来的。

这个照片一出来,网友就炸锅了。

【卧槽,蒋安明??那可是娱乐圈真正的大佬!据说星辰娱乐,动感科技,彩虹音乐等公司都是他的。】

【原来程小凡傍上的大佬是他……怪不得连顾妍都要乖乖低头。】

【顾妍粉丝说她是被人设计陷害了,难不成是真的?】

【有这么大的资本撑腰,我现在觉得顾妍有点可怜了。】

【我去,顾妍开直播了!】

我黑着脸点击了顾妍的直播间。

顾妍身穿着病号服,苍白着脸跟大家打招呼。

“我没事,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,休息几天就好了。”

卖惨卖得很专业。

弹幕都在问那张照片的事,问她是不是得罪我才被整的。

顾妍脸色一变,生硬地转移话题:“没有没有,你们不要乱猜了。”

粉丝心疼坏了。

【抱抱妍妍,某些人真是不要脸。】

【当个小情她还不得了了。】

【蒋安明眼睛有问题,居然能看上她。】

顾妍咬着下唇,神情委屈极了,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。

她故作坚强,挤出一抹微笑:“没事的宝宝们,一切都会过去的……”

“顾妍,医生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?”

陌生的女声从那边传来。

顾妍连忙道:“宝宝们,我现在关直播了哦,经纪人来抓我啦。”

弹幕都在夸夸。

【妍妍好可爱,要好好休息啊。】

【那个程小凡真贱啊,都把我们妍妍害成这样了。】

【咦,妍妍的直播怎么没退?】

屏幕已经黑了,似乎手机被倒扣下来了。

可声音却能听得见。

就在大家都在猜测顾妍是不是忘记关直播的时候,她又说话了:

“姐,我是不是要被封杀了啊?”

“都怪我,要不是我正好碰到程小凡被蒋安明按在墙上亲,就不会得罪程小凡了……”

我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水立马喷了出来。

什么东西?!

我被谁按在墙上亲?!

“天呐,我居然忘记关直播了!”

顾妍惊慌失措地关了直播。

我看着按下去的手机界面陷入了沉思。

她要是不开这场直播那她可能还真不一定会有事。

但现在,我爸怕是不会放过她了。

15

在我爸出手之前,《贺兰》电影先官宣了。

艾特了各大主演们。

还有制作方。

眼尖的网友立马发现了:【居然没有顾妍!女主是何佳?何佳是谁?】

【啊,是那个被顾妍欺负的新人!她居然拿到了女一!】

【女三是齐玏哎!爱死了!】

【等等,你们看制片人是谁!】

【官方号艾特了程小凡?弄错了吧?她是制片人?】

【什么情况?】

【顾妍不是说她是关系户吗?】

与此同时,蒋氏集团法务部发表了一则通告。

“致顾妍女士:

阁下于2023 年 7 月 20 号在网上发布了严重诽谤我司董事长蒋安明先生的照片,该照片现已广泛传播,经核实,蒋安明先生与星辰娱乐总负责人程小凡女士是亲生父女关系,顾妍女士的行为已经对我公司名誉造成损害,同时造成我公司巨额经济损失。

我公司将采取相应的法律手段追究顾妍女士的责任……”

这则通告发出来的半个小时后,整个微博都爆了。

网友们被这一个又一个消息给砸懵了。

【所以……程小凡不是三儿?一直都是顾妍在造黄谣?】

【程小凡是蒋安明亲女儿啊!牛逼!】

【顾妍这是碰到硬茬了……】

【我去!顾妍塌房了啊!】

【我多了一段记忆吗?选角直播后她不是就塌了吗?】

【苍天有眼!她终于塌了!我之前是她们团队的工作人员,她心情不好就喜欢欺负小助理,我朋友脸上现在还有疤呢!】

【我同学以前被她霸凌过,我一直没敢说,现在总算能说出来了。】

有了娱乐圈资本大佬撑腰,之前被顾妍迫害过的人纷纷冒了出来。

有指控她踢坏自己猫的。

有指控她拿烟头烫人的。

还有自称是她助理的人哭诉自己为了给她删恶评,指纹都被磨没了的……

真真假假都分不清了。

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顾妍现在是真的完蛋了……

16

嗡嗡嗡——

手机震动了一下,我拿起手机一看,才发现是齐玏发来的。

【原来你不是傻白甜,是大小姐啊。】

我笑了笑,打字回道:【所以呢?】

【所以我来抱一下大小姐的大腿。】

我都能想象出来她那痞里痞气的样子。

她又问我:【你为什么姓程?】

【跟奶奶姓。】

我看着屏幕上方“正在输入中”的字样明明灭灭,忍不住一个电话打了过去。

“齐玏,你有事吗?”

齐玏的声音依旧明亮:“有,想请程大小姐出来吃个饭。”

她说她早就想约我了,但害怕我被网上的负面消息影响,心情不好不出来。

所以一看到蒋氏集团发的通告她就第一时间来找我了。

“我的账号被公司收回去了,不然姐还能帮你骂人。”

我觉得好笑:“你那么厉害呢。”

“是啊,要不怎么能值得你喜欢?”

我愣了一下:“什么?”

她侧头看向我,有些不满:“你都答应过我的,说可以试着喜欢我,可别不认账。”

我这才意识到她说的是拍摄综艺的那天晚上我们说的话。

我有些窘迫地低着头:“没不认账。”

齐玏低头凑过来,声音含笑:“你脸红什么?”

“天气太热了……”

“今天阴天。”

“阴天也热。”

17

顾妍公开向我道歉的那天,我正在《贺兰》剧组。

今天是开拍第一天。

齐玏有一场重头戏,一大清早就来现场了。

她穿着紫色的戏服在精美的大鼓上面跳着舞。

我站在一旁看得有些入神。

她一舞跳完,王导喊了一声:“咔,过了。”

“齐玏太牛了,基本都是一条过。”

“她演技真挺不错的。”

周围围观的工作人员有的在小声议论。

我听着她们的窃窃私语,内心居然有点小得意。

看,这是我选中的人。

看,我眼光多好。

“笑什么呢?”齐玏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旁边了。

我伸手递给她一瓶水。

她很自然地接了过去:“我听王导说了。”

“啊?”

她看了我一眼:“王导说当时都要把我刷了,是你向他推荐的我。”

“谢谢啦,大小姐。”

我撇了撇嘴:“你都抱上我这条大腿了,怎么着也得关照你一下的。”

她低着头笑了,笑了一会儿后才又抬头看向我:

“你应该知道,我靠近你并不是真正想抱大腿。”

她现在的语气有些认真。

我收了笑,转头望着她。

几秒后,我移开眼,强装镇定:“嗯,知道。”

齐玏喜欢我。

我一开始就感觉到了。

毕竟吧,我也不是多直的一个人。

只是二十多年的母胎单身让我不敢轻易对她做出任何回应。

齐玏点头:“知道就行。”

那边王导开始喊人了,她拍了拍我的胳膊:“我先走啦。”

……

我没法一直在剧组待着。

公司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。

我离开剧组那天接到了顾妍的电话。

明明是大白天,她却喝得酩酊大醉。

说话都结结巴巴。

“程小凡!你不得好死!”

“你敢设计陷害我, 你居然敢封杀我?”

“我要杀了你,一定要杀了你。”

我没说话,顾妍骂了一会儿之后又开始哭。

“小凡, 你不是说你是我的粉丝吗?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?”

“我就是一时糊涂,我其实挺喜欢你的。”

“我是你偶像啊,你不应该对我宽容一些吗?”

我再也听不下去了。

“打住。”我深吸一口气, “顾妍女士,我原来确实是你的粉丝, 可你当时不是说我恶心吗?”

顾妍急了:“我当时不知道你是蒋安明的女儿啊,这不一样……”

“哪里不一样?”我打断了她,“难道在你眼里粉丝也分高低贵贱吗?”

“粉丝喜欢你, 支持你, 你该高兴,该心怀感激,而不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去嘲笑她们的喜欢。”

“如果不是我,你也在娱乐圈走不远的。”

“做人,要有点自知之明。”

顾妍沉默了好长时间,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。

“程小凡,我恨你。”

我无所谓:“没事, 恨吧,我这种人你应该这一辈子都接触不到了。”

你糟蹋了我七年的喜欢, 我让你恨上几年, 很公平。

18

转眼间, 快过去一年的时间了。

娱乐圈里,顾妍这个人几乎要查无此人了。

《贺兰》电影上映的这天,天空飘下了初雪。

“程大小姐, 出来看电影啊!”

齐玏穿得圆滚滚地跑来了我家门口。

老爸抬头看了一眼:“怎么又是她。”

我忍着笑:“不是她还能是谁?”

我把泡好的茶放在他面前:“老爸,我先出去了?”

……

电影院的人很多, 我跟齐玏挤在角落, 倒是不起眼。

看电影的过程中,观影的群众都很安静, 都被剧情真正吸引了进去。

当放到齐玏扮演的花魁为了拖延时间,一人守门,最终万箭穿心而死的时候, 不少观众都哭了。

直至电影院灯光亮起,电影放映完毕, 大家仍坐在电影院意犹未尽。

“真好看, 每个人都演技都好牛。”

“何佳太棒了, 女主真帅。”

“齐玏很绝啊,我预测, 她会因为这个角色爆火的。”

“自从顾妍塌房后,我就开始粉她了, 这姐真的越考古越宝藏!”

前排观众的窃窃私语声我们听得清清楚楚。

我扭头和齐玏相视一笑。

“恭喜你要升咖了, 齐大美人。”

“也恭喜你要赚大钱了, 程大小姐。”

看完电影回去的路上。

天空下起了初雪。

齐玏抬头看着洋洋洒洒的雪花,伸手握住了我的手。

“大小姐,现在能不能试着喜欢一下我?”

她看向我:“我说的, 是那种喜欢。”

我攥紧了她的手,眼里眸光微动。

踮起脚尖在她的脸颊上吧唧一口石家庄明泰源医药商场有限公司,笑了:“早就喜欢上了。”




栏目分类
相关资讯